“虚拟男友”走红“情感经济”迎来掘金热

近日,一则关于“虚拟男友”的视频突然在微博蹿红。视频中,某男性up主购买了一种名为“虚拟男友”的服务。随着电话接通,“羞羞”的事情发生了。“霸道总裁”与在读大学生隔着微信电话“互撩”,对话中不时蹦出“我有点热”之类的“虎狼之词”,引发网友围观和热议。

“虚拟男友”由真人扮演,通过QQ、微信等线上通讯软件与消费者对话,主要内容为情感恋爱等话题。在原视频平台B站上,该测评视频播放量已经达到144万,点赞超过10万。微博上也掀起了关于“虚拟男友”的讨论热潮,各种测评“虚拟男/女友”的视频层出不穷,花样百出。

登上热搜的视频让“虚拟情感服务”这一隐晦小众的行业闯进了大众视野。在淘宝店铺花几十到几千不等的钱就可以购买这种服务,快速地与“虚拟恋人”建立某种关系,获得一段特殊的消费体验。

其实,这种快餐式碎片化的虚拟情感消费逻辑与规则既简单又复杂。对市场来说,有买便有卖。然而不完善的行业规则与暧昧不明的服务界限也时时挑动大众的敏感神经。在真实社交场景匮乏的泛媒体时代,年轻人对陪伴互动的需求日益增加,“虚拟男友”这种“人设陪伴经济”的走红让我们看到了虚拟情感消费市场的需求与潜力。与此同时,腾讯、B站等各大头部玩家也在加码布局“虚拟偶像”这一消费蓝海,掘金“虚拟情感消费”,为市场注入更多活力。

B站ID名为GMH十三的男孩发布的一条视频将“虚拟男友”推至前台。视频中,对方充满磁性的声线和老练的情话让直男up主面红耳赤,招架不住。而视频中出现的这位“虚拟男友”也在短时间内涨粉、接单无数。根据网友披露的信息,视频中“虚拟男友”的扮演者就职于一家淘宝店铺。客服透露,由于突然受到众多关注,该店员目前档期已经排满,暂不提供服务。

如果不是视频的意外曝光,“虚拟男友”这一服务可能还在小众土壤里自洽生长。

早在六七年前,“虚拟恋人”服务就大火过一阵。伴随着QQ等社交软件的普及,线上“虚拟恋人”服务有了生存扩大的机会。电商平台上出现不少与此类服务相关的店铺,提供定制“虚拟恋人”。后来由于业内压榨员工、擦边球服务等行业黑幕被爆出,平台迎来整改。

如今在淘宝店铺直接搜索“虚拟恋人”,不显示任何结果,输入“男朋友”、“小哥哥”等词便可以找到相关店铺。这些店铺多以二次元动漫人物形象为商品页头图,页内商品信息简单,“下单找客服”是最有价值的信息。

此类店铺提供的服务种类繁多。除了“虚拟恋人”之外,还有朋友闲聊、情感咨询、树洞解忧、叫醒哄睡、整蛊套餐等一系列定制服务;服务形式包括文字语音条聊天和语音实时通话。店员分为金牌、头牌、镇店、男女神等不同等级,由好评率和续单率两个维度进行评定。等级越高,声音越好听,颜值越高,综合素质也越高。

对于此类服务,大多数店铺明码标价。下单后,客服会将客人的要求发至专门的接单群,店员依据等级由高到低依次选择是否接单。交易完成后,消费者对服务进行评价,并选择续单或是结束交易。

从业者多为兼职,以大学生、声优、主播居多,行业尚未形成完善的劳务合同与主播机制。数年前的黑幕未必不会重演。市场普遍的四六分成机制是否合理?虚拟服务者的劳务权益能否得到保障?服务内容的私密性与近乎真空的监管环境容易使服务变味走向售卖“软色情”与“擦边球”。这些都是现存亟待解决的问题。

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人们的感官从现实世界延伸至网络世界。不过,泛在的娱乐和媒体环境挤压了现实社交互动和情感交流的空间,都市人愈发孤独已成常态,人们对情感和陪伴的需求也愈发强烈。而“虚拟恋人”的服务恰巧迎合了这种无处寄托的情感需求。

从2014年下半年起,“虚拟恋人”成为一个新兴的职业在“地下”悄然流行。淘宝指数显示,从2014年8月起,“虚拟恋人”开始作为关键词被搜索,在11月25日升至24688次。同时出现了“陪我”“喃喃”等以陌生人付费情感社交为主营业务的App。最高峰时期,淘宝共有4474家店铺同时售卖这项服务。情感消费商机初露。

2017年12月,一款名为《恋与制作人》的游戏火爆全网,再次证明了虚拟情感消费的市场潜力。

《恋与制作人》是面向年轻女性用户以恋爱为主题的角色扮演游戏。游戏基于抽卡养成的玩法开展。玩家以女主角的身份负责经营一家影视制作公司,历经各种离奇事件,邂逅四个不同类型的男主角,并与他们培养感情。

该游戏上线一个半月后,App Store下载量400万次,微博线亿。为之着迷的女玩家们甚至在“虚拟男友”李泽言生日那天,在深圳京基100大厦的LED大屏上重金打出生日祝福。

清华大学沈阳教授对于这类将陪伴需求寄托于虚拟世界的现象提出一个概念——“拟态陪伴”。用户借助被模拟成陪伴者的互联网内容产品获得与现实陪伴相似的体验。

在《恋与制作人》中,四位虚拟男友类型各异:霸道总裁李泽言、警察学长白起、温柔学者许墨和超级偶像周棋洛。完美的角色设定满足了女玩家们对恋人的所有幻想与期待。而“男友”们通过电话、朋友圈和短信营造出的强烈生活感更是引发玩家一轮又一轮氪金潮。

正如走红视频中所体现的那样,“虚拟恋人”的类型也多种多样。“大狼狗”、“小奶狗”、“温柔公子”、“霸道总裁”等等,无一不是消费者为了满足自身审美与娱乐各方面的精神需求而对“拟态产品”加以利用,从而获得精神服务,满足情感需求。

2007年,世界上第一位虚拟偶像——初音未来凭借翻唱《甩葱歌》爆红全网。尽管她只是一个以语音合成程序为基础的音源库,却不影响她走上“偶像明星”之路。2009年8月31号,第一场以初音未来名义的演唱会举办成功。如今,她在全世界拥有数以亿计的粉丝。

今年6月8日,淘宝宣布虚拟偶像鼻祖“初音未来”正式入驻。半天不到,“初音未来”登顶天猫618明星榜,人气连超王一博、朱一龙等明星。2017年洛天依在上海举办第一场线秒告罄。

除了在商业领域带来直观的经济效益,“虚拟偶像”也频繁在公众视野亮相,得到主流媒体的认可。2016年2月2日,洛天依与杨钰莹登上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合唱《花儿纳吉》,成为首位登上中国主流电视媒体的虚拟歌手;2018年3月31日,和京剧名家王珮瑜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经典咏流传》跨界合作演绎《但愿人长久》。2019年B站跨年晚会上,洛天依携手中国著名琵琶演奏家方锦龙演绎经典民歌《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惊艳全场。

据《2019年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数据显示,我国二次元用户规模已从2017年的3.1亿增长至2019年的3.9亿。以二次元用户为主体的粉丝为“虚拟偶像”的氪金和公众对“虚拟偶像”的认可让巨头玩家看到了“虚拟偶像”的商业价值,进而在“虚拟情感消费”的赛道上加快布局,开拓蓝海,抢占先机。

2018年10月,腾讯游戏宣布打造“貂蝉”偶像计划,围绕“貂蝉“专门定制一系列的发展计划。2019年4月,《王者荣耀》宣布了打造男子团体的消息。5月以云、亮、白、信、守约为人选的“无限王者团”正式出道,推出了首支单曲《Wake Me Up》,登上了QQ音乐内地榜首位与Billboard中国音乐榜TOP100。6月8日晚《创造营2019》最终决赛上,该虚拟男子团体以成团单曲《Wake Me Up》为《创造营2019》收官战助阵,第一次从线上走到线;

随着技术的开发,创造“虚拟偶像”不再仅是动漫和游戏品牌的特权,各大头部平台更是出现了品牌自发原创虚拟偶像的案例,打造原创“虚拟偶像”品牌,以生动、鲜活、人格化为形象着力点。

拥有国内最高人气虚拟偶像洛天依的B站,控股虚拟偶像“洛天依”所属母公司香港泽立仕后,又推出言和、乐正绫等5个虚拟偶像计划。

2018年,巨人网络宣布正式进军虚拟偶像市场,并推出首位虚拟主播MenheraChan,以每年上亿资金的资金投入研发与内容生产环节。此外,巨人网络与日本JOYNET株式会社达成合作,获得JOYNET旗下现象级动漫作品Menhera Chan全部品类的全球独家代理授权。

2019年8月,爱奇艺原创潮流虚拟偶像厂牌RiCHBOOM带来最新歌曲《爆表》的全息舞台秀,引发热烈反响,并且全员现身《青春有你》《中国新说唱》等综艺节目。爱奇艺以青年文化与话题为焦点,在内容生产、用户体验等方面进行技术赋能,打造年轻人喜爱的IP文化。

“虚拟偶像”的打造依赖底层技术架构,相关的技术和产能。而要粉丝为之氪金,技术是远远不够的。建立起粉丝与“虚拟偶像”之间深度的情感联系,依托内容矩阵持续曝光打造强竞争力IP,才能实现与年轻消费者的情感共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